<code id="o8gis"></code>
  • <strong id="o8gis"></strong>
  • <input id="o8gis"><label id="o8gis"></label></input>
  • <bdo id="o8gis"><samp id="o8gis"></samp></bdo>
  • 設為首頁  加入桌面   在線投稿    手機版    安全退出 
    星空寫作網圖標
    文學愛好者寫作分享平臺
    首頁
    生活隨筆
    情感世界
    娛樂天地
    學生時代
    上班一族
    打工生涯
    散文詩歌
    雜文論文
    小說搞笑
    英文文章
    電器網絡
    各類范文
    會員中心
    更多>>
    社會寫真
    近代作家
    古代作家
    世界名家
    近代名作
    古代名作
    世界名作
    著名書畫
    生活常識
    國外風采
    警鐘長鳴
    綜合消息
    觀讀隨感
    寫作感悟
    健康美食
    旅游名勝
    古典珍藏
    工業農業
    商業經貿
    靚麗彩妝
    首飾工藝
    家居穿戴
    環保生態
    科學法律
    軍旅情節
    寫作技巧

    守財奴

    (文章來源: 【】    發布時間        瀏覽次數:  次)

      fgximg   fgximg   fgximg   fgximg  

    張崗村前天發生了一件大事,村里一個婦孺皆知的名人死了。這個消息就像一顆原子彈爆炸,在極短的時間里就在村里產生了轟動效應。村里的人奔走相告,議論紛紛,談論著死者的生前事。

    死者名叫張有望,今天是他下葬的日子。一大早他的大兒子張鳴旭家就集聚了許多來看葬禮的人——名人的葬禮自然圍觀的人多。

    院子的正中央放了兩條長長的板凳,板凳上有一口蓋著深紅色棺材罩的棺材,深紅的棺材罩輕而易舉地罩住了一個人的一生,處處透露著凝重的悲涼之氣,但棺材罩的圖案卻猶如三月的艷陽天:一些濃濃郁郁的松柏,一些長髯健碩的神仙,一些開得正艷的繁花,無不在暖和的太陽下愜意的享受著生活。可惜這方棺材罩沒有蓋住棺材的底座,露出棺材下半截烏黑烏黑的顏色,映襯著棺材罩五顏六色的圖畫。棺材的底座黑得有些發亮,黑得有些深不可測,黑得讓人產生聯想,就像這口棺材里的張有望,留給人們太多的議論。棺材的頭部和尾部左右兩側各用繩索緊緊地系著四根長約兩米碗口粗細的大木棒。這是為抬棺材的人準備的。抬這種棺材最少要有十六個人,在我們當地是葬禮上的最高規格,人們形象的稱之為“八抬大轎”。棺材的正前方有一個黑色的方桌,桌子上豎立著一個老人的遺像,最多五十多歲的樣子。老人臉上的皮膚光滑細膩,就連臉上的皺紋也極有規律,一圈一圈很淺的皺紋從眉角擴展到額頭,看上去是如此的安詳——這顯然是經過電腦加工的照片——只見老人嘴唇輕啟,像是在告訴世人他一生的歷史,一生的幸福和對身后事的諸多安心。一大群孝子賢孫頭裹著長長的白色孝帳布,手拿著麻桿做的孝帳桿,跪在老人遺像前,哭天蹌地。

    院子的西側靠墻早已搭建好了一個高高的戲臺,戲臺上幾個性感的小妞正面對著棺材起勁的蹦跳。小妞們一會兒甩頭一會兒扭腰,一會兒翹屁股一會兒踢腿,把圍觀的人群帶向一個又一個高潮。

    集聚的看葬禮的人越來越多,里三層外三層把張鳴旭家的院子圍得水泄不通。來的人大都不是沖著戲臺上的小妞,人們更多的是來看看張崗村的名人——張有望,看看他這短暫而又極富爭議的一生到底值不值?

    人們交頭接耳的議論紛紛:

    “張有望活一輩子有個啥意思?舍不得吃舍不得穿,到頭來也只是落下了這么大個好棺材。”說話的人一邊說話一邊雙手叉開比劃著棺材的大小。

    “誰不知道他是個守財奴呢?平日里他連一根雞毛都舍不得扔,在村里哪個人不知道他的摳門兒樣?!”

    “有一年冬天我和張有望一起上街賣玉米,下午兩點多才賣完,要是回家吃飯最少還有兩個多小時的路程。我對張有望說‘大冷的天,咱們一起下館子吃碗面條暖和暖和’。他卻說‘我一點都不餓,要不你一個人去吃,我在這兒等你。’誰信他的話呀,誰不知道他張有望身體棒力氣大飯量大,早上大碗一樣的饃他都要吃兩個,還要再喝一碗玉米粥。他不吃算了,我不管他,他不吃餓他他受罪。我一個人下館子吃了一大碗雞蛋面。回來的時候天又下著雪,他凍得直打哆嗦,到了家里都擻成一堆,要是再過一會兒我看他連小八匹(我們當地的一種手扶車)都開不了。”

    “你才知道他是這樣的人?你們啥時候見過人家張有望在館子里吃過一頓飯?啥時候見過他上街買過一根青菜?啥時候見過他上街給自己買過一件衣服?”

    “你說他舍不得吃?我看也未必?”說這話的人和張有望不是一個生產隊的,“我每次上街打張有望家門前過,常看到他手里拿著一個雞蛋。頓頓都有雞蛋吃,這生活也算可以了。”

    “你不懂,”有知道底細的人說,“他那是愛面子,每次拿個雞蛋讓別人看,吃完飯再把雞蛋拿回家,下一頓吃飯再拿出來。”

    聽的人哈哈大笑起來,笑聲里更多的是一份嗤笑,一份嘲弄。

    “這還不算啥,有一年過年他從廣州打工回來,下了火車大概是晚上七點多的樣子,沒有回家的客車了,要是換了別人要不打個的回家,要不在襄陽找個小旅館住一晚。可他愣是背著個幾十斤的大包連夜跑回家,一百多里地人家跑到屋里天剛蒙蒙亮。”又有人爆料了。

    “真是個傻蛋!也不嫌累。”

    “再舍不得花錢我就是在站臺上待一晚上也比他跑回家強。”

    “人家張有望說十冬臘月的天站臺上冷,跑路暖和,比第二天坐最早的客車還要早好幾個小時到家呢。”

    “你知道個啥?張有望想老婆想得發瘋。人家是飛毛腿,日行一千,夜行八百。早點到家可以和老婆親熱親熱。”也有人譏笑著說。

    “嗨,”還有人嘆息道,“他張有望啃苦(我們當地的口語,意思是節儉)一輩子,到底圖個啥?活活受罪一輩子。”說這話的人看起來對張有望的看法和其他人明顯不同,他把充滿貶義與調侃的“守財奴”三個字換成了完全褒義的“啃苦”二字。

    “圖個啥?他老婆死得早,他一個人把三個兒子兩個女兒拉扯大,還都給他們成家立業,容易嗎?聽說張有望死的時候還有存折五六萬,每個兒子分兩萬呢。”

    “嘖嘖嘖······”“哈哈哈······”“耶耶耶······”

    “他手里有這么多錢病了也不去醫院?他的兒女們也都不管他?”

    “剛有病的時候他堅持著,也不和兒女們說,到了嚴重的時候去醫院一檢查——尿毒癥。他的兒女們讓他換腎,還說兄弟姐妹們四五個,每人湊兩三萬也夠他看病的了。他不同意,還對他的兒女們說‘尿毒癥早晚都要死,做手術花冤枉錢。’他查出尿毒癥后連一天醫院都沒住過。”

    “人這一輩子真不容易,他的兒女們都放得下良心?”

    “他不愿住院,兒女們也勸不動他,勸的次數多了他還發脾氣,兒女們實在拗不過他,只好隨他。給他買了好吃的好喝的他也舍不得吃一點,還說‘自己都吃了一輩子,什么樣的好東西沒吃過?’他把兒女們給他買的好吃的東西都留著讓他的里孫外孫們吃。”

    “聽說張有望死的時候還不讓他的兒女們在他的后事上多花錢,但他的兒女們這次沒有聽他的。那口棺材是上好的柏木棺材,都是整塊的沒有蟲蛀的厚板子錠的,光木料都花了五千多。”

    “嗨。。。。。。哎。。。。。。晞。。。。。。噓。。。。。。”

    “還有戲班子,是從縣城里請來的最好的戲班子。你看那唱曲的跳舞的玩雜技的,個個和我們這里的不一樣,這一場戲也要五千多。”知道底細的人繼續說。

    “人死了花那么多錢有用嗎?都是浪費,都是給活人看的。”

    “是呀,誰不是這么說?。。。。。。”

    突然,棺材前面的人群炸開了鍋。“張鳴樹暈過去了!快來救人!”有人奮力的呼喊。張鳴樹是張有望的二兒子,四十多歲,此時正嘴臉烏青的橫躺在棺材前。

    “快掐人中!快掐虎口!。。。。。。”人們慌作一團。戲臺上蹦跳的小妞也愣在那里,高分貝的樂曲也安靜下來。

    一小會兒時間,張鳴樹“伯兒呀”一聲緩過氣來,“你一輩子沒享過一天福呀。。。。。。”

    慌亂的人群慢慢安定下來,只聽得張有望的兒女們捶胸頓足地哀嚎聲聲:“伯兒呀,我們小時候你舍不得花一分錢,你說我們要吃飯穿衣上學。我們結婚了你還舍不得花一分,我們對你說‘我們不要你的錢,你該吃就吃該喝就喝,你看人家張鐵毛整天上街坐茶館。’。你卻對我們說‘咱家不能和張鐵毛家比,張鐵毛是公家人,張鐵毛的兒女們也都有工作,你們姊妹幾個都是種地的,又沒有一技之長,沒個準備萬一出了大事咱家的天就塌了,你們也有兒女,也要給他們的以后準備準備。’。我們覺得你老人家說的有道理。我們小時候三混子(張有望的小兒子)爬樹摔斷了大腿還造成脾破裂,小妮娃(張有望的小女兒)患了急性暴發性肝炎,你成千上萬的把錢送到醫院里眼都不眨一下,你對醫生說‘錢算個啥?全力搶救!有人就有世界!’。三混子小妮娃治療及時,沒有一點后遺癥······你還對我們說‘你也知道花錢瀟灑,下館子舒服······’”

    張有望的兒女們越說越動情,越說越傷心,三混子和小妮娃趴在地上,滿臉泥水,早已泣不成聲。這悲涼的哭聲感染著現場的每一個人,說風涼話的人默默無言了。

    圍觀的人群里傳來抽泣之聲,先是一個兩個心軟的老婦人,接著是其他的······

    “沒法看了,我們散去吧。”有人對其他的“看客”說。

    “又有人昏過去了。”不知誰吼了一聲。

    又是一陣手忙腳亂的掐人中掐虎口······

    支客(我們當地黑白喜事的主持人)走上戲臺,拿起話筒,用沙啞的哽咽的聲音對所有的人說:“時間也不早了,張老大人······也該上路了。一會兒路上還要攔關(當地風俗,棺材抬到半路,抬棺材的人向死者親朋好友討要份子錢)。孝子賢孫們再哭······也不能把張老大人哭過來,幫忙的人都往前湊湊,勸勸孝子賢孫們。抬轎子的也要就位了,戲班里也要準備準備,給我們來一曲《白毛女》,送送張老大人。”

    支客一番話,許多人都忙碌起來。十六個身強力壯的男人擼起袖子,雙手緊緊地抓住棺材上的大木棒。

    “鳴炮······起轎······”支客又是一聲沙啞的聲音。

    沖天炮“咚咚咚”震耳欲聾。棺材緩緩的抬離板凳,粗大的木棍緩緩的落在男人們的肩膀上。

    “人家姑娘有花兒戴,爹爹錢少不能買,扯回二尺紅頭繩,給我們喜兒扎起來呀,扎起來······”戲臺上一個半老徐娘從嗓子里蹦出了詞腔。

    [文章來源:星空寫作網 - http://www.luev.tw/webHtml/20170704210347.html ]

    文章評價:
    優秀
    0
    0
    一般
    0
    0
    喜歡
    0
    收藏
    0
      fgximg   fgximg   fgximg   fgximg  

    文章點評 文章點評:   (文章點評需經網站審核后才可以展現。)
    當前還沒有點評內容。

    我來點評:            (文章點評需經網站審核后才可以展現。)
      提交點評            投訴非首發_重獎     我已閱讀此文章     我要發布文章   

      文章分享到:
    0

    會員登錄 注冊成為會員
    韓都衣舍旗艦店
    首  頁 | 會員登陸 | 關于本站 | 免責聲明 | 聯系我們 | 發布信息 | 我要投稿 | 友情鏈接 | 建議意見 | 網站地圖
    copyright @2013-2018  星空寫作網(www.luev.tw)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未經授權禁止復制或建立鏡像,并保留所有權利。
    本網所載文章作品其旨意不代表本網,著作權歸原作者,如有涉抄襲侵權的,請告知我們立作刪除;要轉載本網文章作品請在轉載文章開頭或結尾處加注本網文章鏈接。
    歡迎文學愛好者來本站發表您的作品,分享您的心情,同時通過在本網寫作與閱讀可以獲得一份額外的收入。
       Bottomimg 中華人民共和國工信部網站備案ICP證號:湘ICP備15001934號   
     
    河北选五开奖结果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