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id="o8gis"></code>
  • <strong id="o8gis"></strong>
  • <input id="o8gis"><label id="o8gis"></label></input>
  • <bdo id="o8gis"><samp id="o8gis"></samp></bdo>
  • 設為首頁  加入桌面   在線投稿    手機版    安全退出 
    星空寫作網圖標
    文學愛好者寫作分享平臺
    首頁
    生活隨筆
    情感世界
    娛樂天地
    學生時代
    上班一族
    打工生涯
    散文詩歌
    雜文論文
    小說搞笑
    英文文章
    電器網絡
    各類范文
    會員中心
    更多>>
    社會寫真
    近代作家
    古代作家
    世界名家
    近代名作
    古代名作
    世界名作
    著名書畫
    生活常識
    國外風采
    警鐘長鳴
    綜合消息
    觀讀隨感
    寫作感悟
    健康美食
    旅游名勝
    古典珍藏
    工業農業
    商業經貿
    靚麗彩妝
    首飾工藝
    家居穿戴
    環保生態
    科學法律
    軍旅情節
    寫作技巧

    故土上的父親

    (文章來源: 【】    發布時間        瀏覽次數:  次)

      fgximg   fgximg   fgximg   fgximg  

    父親突然老了

    2014年清明節前一天的中午,我們兄妹子侄近二十人在老家聚集后,向大坡進發--至母親及祖母墳上作一年一度的祭奠活動。父親和往常一樣仍走在隊伍的最前頭,而且離第二位保持著兩米的距離,當行至離山腳大約百來米遠的一處平緩地時,父親突然轉身來,雙手叉腰,略顯疲憊對著大家說:息兩分鐘再爬坡!然后父親用有些混濁的老眼打量著身后很多荒蕪的梯田,表情凝重輕輕嘆了口氣:可惜這一壩田了,如果不丟荒今年不曉得要打好多谷子呵!這一情況是從來沒出現過的!這么多年來,每年這樣的活動,父親總是一口氣達到母親和祖母墳地。在我們的印象中父親歷來都是如山一樣的堅定和剛毅,他慣常的表達句式是:如果這些田是由我來種,我一年要打多少多少谷子。但這一天他的腳步一下子慢了下來,好像很力不從心,對這片土地上的事情感到非常的無奈!我立即明白:父親老了,父親真正的老了!父親突然老去的準確時間就定格在2014年清明節前一天中午--他雙手叉腰發出感嘆的那一刻!

    這時我回頭一看,我的子侄中大多已成人,還有兩人已經是父母了,也就是說我們已經升為祖父輩了!這一發現心里又平添了幾分的感嘆:人這一生過得真快!再把目光集中到父親的身上,剛毅、堅強、雷厲風行這些色彩在父親身上已經裉色得很多了,但是三十多年前父親人生中幾段閃光的點滴在我的腦海中早已形成了永恒的印記,并隨時間的沖洗越來越清晰。

    一把斧頭

    我十三歲那年,二哥考上了縣師范學校。對一個偏僻的農村家庭來說,這絕對是一個重大事件,這標志著我們家庭中從此有了吃“商品糧”的人,但二哥考上縣師范這件事可以說是好事多磨!開學時間到了,二哥還未收到錄取通知,父親帶領著二哥步行三十多公里到縣城的招生辦去詢問,才發現已經被別人頂替,被頂替的原因說是有人舉報二哥超齡,當時的招生工作的確很草率,沒有對舉報人舉報信息進行核查,把二哥的錄取否定了,這一結果對于我們的家庭來說真是晴天霹靂!于是在那以后的一個多月的時間里,父親和二哥隔幾天就跑縣城一趟,縣招辦也派人到當時公社和大隊調查,十一月初,二哥超年齡的事終于被澄清,雖然推遲了兩個月,二哥終于進入了縣師范讀書。

    第二年春節的某一天,我們的姑父、兩個堂姐夫等五六個人在我們家作客,晚上一大屋人坐在一起擺龍門陣,二哥讀縣師范這件事就成為主要話題,大家聽了父親的講述后三姐夫說:二叔,幾個月前我聽到一句話不知道該不該講?父親正在興奮頭上,于是不加思索地說說:都是自家人些,有啥子值得隱瞞!三姐夫就說:二兄弟讀書這件事***(還是我們的親戚)說主要是靠他,當初縣招辦來調查就是他全程接待的,如果他當時隨便做點手腳,二兄弟讀書就泡湯了,就是現在他要把這件事攪黃都還有可能!父親一聽這幾句話直感到是血往頭頂冒,頓時青筋綻暴,他說:***意思是不是說我們家的命運是拴在他手上的,隨時都可以整治我們!我三姐夫當時沒有注意到父親的情緒,繼續說:估計就是這個意思!父親立即到廚房里提了一把斧頭出來,我們看到他氣勢洶洶的樣子,三姐夫恐慌地問:二叔您要做那樣?父親說:這狗日的太惡毒了!他對我們家有恩我們是知道的,有啥子要求明說,為啥使這樣的陰招?老子去和他拼了!老子去把他兩刀劈死算了!空氣一下緊張起,三姐夫知道自己的話壞了事,立即一抱死死地抱住父親,當時父親的體力,僅三姐夫一人是控制不住的,我們兄弟幾人一起撲上去,才把父親的斧頭搶了下來,二哥哭著跪在父親面前一句話說不出來。幸好有姑父在,父親平時比較聽他的話,他等父親的情緒穩定了一些他才勸道:

    ***只是說他當時可以把這件事攪黃,他沒有這么做,他現在這么說無非是想撿個人情,得點好處,現在老二已經上學一年了,他的問題已經澄清,他要想去搗亂也取不了多大作用!你有啥子必要去和他拼命,一點都不值,你去把他劈死了,你脫得了干系嗎?......姑父說了半天終于把父親勸住。

    父親提著斧頭去找人拼命那個畫面幾十年來一直深深印在我的心底,我覺得當一個父親為了兒女可以舍棄一切的時候,僅管他的行為有些魯莽和不理智,但也有充分理由獲得兒女們的敬佩。

    一雙9塊6的回力鞋

    鞋,在我們的童年生活中它只占1/3的份額,從小學到初中,我一年穿鞋的時間只有四個月左右,從農歷三月初我們將鞋洗凈曬干封存起來,到了九月底寒露霜降時再啟用,這四個月的所穿的鞋以解放膠鞋為主。

    十五歲時我以全公社最好的成績考入離家三十多里遠的區中學高中,當時可以說得上遠離家鄉了,同時人生也上升了一個檔次--已經是高中生了!在當時我們的老家能夠上高中的人也是鳳毛麟角,父親覺得我還多少有一些價值,給他長了點臉面,于是獲得了全年度穿鞋的待遇。但只是三塊左右一雙的解放膠鞋,一年只能有一雙的指標,因此在鞋這一方面而當時我在班上處于下等水平,全班45名同學,有三分之二的人每年有兩雙以上的鞋,而且品種上多樣化:有硬膠底布鞋(當時稱白邊鞋)、有全身透白的白網鞋(當時稱為白超鞋)、有品位較高的回力鞋(僅次于皮鞋),最高端的是皮鞋,當時班上穿皮鞋的同學有七八個,大約占20%的比例,當時我也沒有太高的奢求,只希望有兩雙鞋可以換洗,當然最好其中一雙是白邊鞋之類。

    一天中午,父親突然來到了我寄宿的地方,帶來一些吃的東西,然后叫我和他一起上街,他先采購了一些家庭必用品之后,把我帶到區百貨大樓的鞋柜前,隔著玻璃,父親對售貨員說:來一雙鞋看看!售貨員面無表情地說:哪一種?父親提高了聲音:回力鞋!42碼的!售貨員詫異地抬打量了父親和我一眼,看了我們的衣著有些疑惑地說:9塊6一雙呢!我的心里頓時咚咚咚地跳了幾下,我沒想到父親下這樣的決心花血本給買9塊6一雙的回力鞋!父親自豪地說:9塊6就9塊6,來一雙試試!此時我見父親兩眼放光,掩飾不住的自豪和成就感!售貨員把鞋拿出來并找了一張紙箱里的紙包讓我包著腳試了一下,正好合適,而且無比的舒適!我沒想到我這雙低賤的腳公然也穿上了這么高貴的回力鞋!

    我記得清清楚楚,那一天天氣很好,而且非常的陽光明媚!我和父親抱著鞋從百貨大樓走出來時,陽光恰好灑在父親的身上,父親的步伐穩健,神態從容,我發現我的父親非常帥氣!

    那一雙回力鞋我穿得非常的仔細,只可惜沒能保存下來!那是我幾十年中最舒適的一雙鞋!

    一扎五元十元的票子

    八七年我考上地區財校后,大哥投資23.5元為我訂制了一雙輪胎底上線的豬皮皮鞋,從此本人進入了中國穿皮鞋人的隊伍。那時一個十五級干部的月工資也就是五十元左右,一雙普通的皮鞋就要半個月工資。當時糧油及肉食品市場開始放開,只要有錢吃、穿、用的東西都可買到。但是工業品和農副產品之間的價差大,對于以糧食生產為主的農村來說,吃飯問題是解決了,要辦其他事經濟上壓力還是很大。

    父親可以說是未雨綢繆,在八六年時,他就相信我能考上(當然不知道我能考上什么),于是他承包了生產隊以水力為動力的打米房,起早貪黑一年后除去承包費,已經為我準備好了一年的學費及生活費。離家的前一天晚上,父親和大哥把我上學要用的所有東西(被子、換洗衣服、洗涑工具相關證照等)清理了一遍,然后他把一個牛皮紙紙袋打開,從里面取出一包用防水紙包好的東西,打開后是厚厚一扎錢,那時紙幣的最大票面是十元,我是第一次見到這么一大扎錢不知有多少。父親把錢分成三份對我說:總共660元,我給你算好了,第一年書學費和這個學期去回的路費300元應該有寬余的,5個月的生活費300元不算高也不低,其余60元就是這半年的零用錢,一個人在外自己要會安排,我已經給你分好了,五塊票面的揣一個荷包先用,第一次的學費一包,放在木箱底夾在一本書里面,其他的揣在貼身衣服的荷包里,路途上要放清醒點,防摸包的,聽別人說黔西車站是很復雜的......

    父親神情安祥自然,絮絮叨叨地把這一切安排完,我沒想到:平時行事這么強悍的父親,還有這么細膩的一面,我按他的要求把這些錢擱好。我知道這660塊錢父親是在打米房里勞了近一年的時間才積贊起來的,想到他每天從打米房回來時滿身滿頭的粉塵灰頭土臉的樣子,我感到喉嚨里有些堵,突然有想哭幾聲的想法。

    父親的田野

    七十多年來,父親一直沒有離開過他生活的故鄉的土地。實際上在父親的時代他還稱得上是胸中有點墨水的人,因為他念過兩年私塾,兩年新學,換算下來應該是小學文化程度,但我認為父親學歷應該用他的七十多年走過的路來計算,他是用行動對幾千年來中華民族“耕讀為本”傳統觀念作了生動注解。

    記得包產到戶的第三年,在老房子后面有一戶人的家的一片田管理很差,有幾塊田經常干涸開裂,每次經過他都會駐足一陣,一次下雨過后,他去檢查我們家的水田時,隨便走到了那戶人家的田邊,他終于發現原來這戶人家的田坎上幾個隱蔽的漏洞,他立即去把那些漏洞堵塞了,大哥說:人家自己都不管,您給他弄好了人家也不會感謝您!父親生氣地說:我不需要誰感謝我!這么好的田,不把他管護好,不長出糧食,這是一種罪過!

    幾十年來,父親已經和這片田野融為一體,他用他的汗水去喂養著這片土地,呵護著自己的子孫,他覺得他的子孫們就是這一片田野上茁壯的莊禾!

    [本文來源:由《星空寫作網》整理首發 - http://www.luev.tw/webHtml/20180703100323.html ]

    文章評價:
    優秀
    0
    0
    一般
    0
    0
    喜歡
    0
    收藏
    0
      fgximg   fgximg   fgximg   fgximg  

    文章點評 文章點評:   (文章點評需經網站審核后才可以展現。)
    當前還沒有點評內容。

    我來點評:            (文章點評需經網站審核后才可以展現。)
      提交點評            投訴非首發_重獎     我已閱讀此文章     我要發布文章   

      文章分享到:
    0

    會員登錄 注冊成為會員
    韓都衣舍旗艦店
    首  頁 | 會員登陸 | 關于本站 | 免責聲明 | 聯系我們 | 發布信息 | 我要投稿 | 友情鏈接 | 建議意見 | 網站地圖
    copyright @2013-2018  星空寫作網(www.luev.tw)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未經授權禁止復制或建立鏡像,并保留所有權利。
    本網所載文章作品其旨意不代表本網,著作權歸原作者,如有涉抄襲侵權的,請告知我們立作刪除;要轉載本網文章作品請在轉載文章開頭或結尾處加注本網文章鏈接。
    歡迎文學愛好者來本站發表您的作品,分享您的心情,同時通過在本網寫作與閱讀可以獲得一份額外的收入。
       Bottomimg 中華人民共和國工信部網站備案ICP證號:湘ICP備15001934號   
     
    河北选五开奖结果今天